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 — 首頁四圖

孫中山評價張之洞功績:不言革命之大革命家

添加日期:2016-3-9  點擊次數:
孫中山評價張之洞功績:不言革命之大革命家

    孫中山為何說張之洞是“不言革命的大革命者”

     記得毛澤東主席曾說過這樣一句話:“提起中國民族工業,重工業不能忘記張之洞”。顯然,此話對張之洞在推動中國民族工業發展方面所作的貢獻評價甚高。毛主席的話,可是一句頂十句百句的?!睹飨Z錄》至今都有人念念不忘,便是明證。

    張之洞何許人也?生于1837年,字孝達,號香濤、香巖,又號壹公、無競居士,晚年自號抱冰,1909年病故,謚文襄,故也稱張文襄。他祖籍直隸南皮(今河北南皮),進士出身,清朝的封疆大吏、重臣,信奉“中學為體,西學為用”的改良主義,積極發起并參與洋務運動,富國強民。張之洞長期主政湖北,是使武漢成為中國近代重工業基地的奠基人。不僅如此,他還興建了貫穿中國的大鐵路蘆漢鐵路(盧溝橋——武漢,即京漢鐵路);他興辦的各種學校和新式軍隊培養了大量人才,并直接孕育了武昌起義的革命火種。
    辛亥革命第一槍,為什么是在武昌而不是在其他地方打響?其中緣由,當然值得深思。

    說到國父孫中山與張之洞的關系,不得不談到一副流傳甚廣的對聯。

    孫中山早年也曾想過走改良的道路,進諫李鴻章,而吃了閉門羹。腐敗而不可救藥的清政府最終使他下定決心走民主革命的道路。

    張之洞自1889年執政湖北,駐地武昌。他在以武昌為中心的湖廣大地推行洋務新政,興實業、辦教育、練新軍,把洋務運動辦的轟轟烈烈,成為聞名遐邇清末中興名臣。

    孫中山也早對張之洞的這些所做有所聞,也甚為欽佩,久有拜會之意,決定找機會前去一試。

    一次他留學回國,正好途經武昌,于是決定借此機會前去會一會鼎鼎大名的張之洞。

    當他走到總督府門前時,卻被守衛的士兵攔住。孫中山心中有些不悅,便只好遞上名片,在外面等候答復。

    張之洞接過呈上的名片一看,只見上面用楷書寫著“學者孫文求見之洞兄”的字樣。歷來心高氣傲的張之洞,見沒有絲毫名氣的來者孫中山竟然敢與自己以兄弟相稱,大為不滿,心想:“你這個孫文好大的口氣,你一個布衣青年竟與我堂堂朝廷命官平起平坐還稱兄道弟!”

    其實,張之洞的待人之傲慢,早已經是廣為人知的。

    張之洞長期身居高位,又滿腹經綸,故自命清高。巡撫求見,他甚至可以“三謁三拒之”,且年愈邁而氣愈驕,有好幾次,差不多弄得同僚下屬氣得要辭官而去。屬下盡管多有不滿,但又都無可奈何。有一位布政使頗有點名氣,對張多次對其失禮十分不滿。有一次,這位布政使又去總督府拜見張之洞,談完公事之后,向張之洞告辭。按清朝官場禮儀,張之洞應將布政使送至儀門,但張之洞送到門廳就止步停下了。這時,布政使回過頭來,故作神秘地對張之洞說:“請大人多走幾步,下官還有兒旬話要告訴你?!睆堉匆詾椴颊沽碛兄匾獌热菀f,就又陪著他多走了一段路。這時兩人己走到儀門,還不見布政使開口,張之洞頗不耐煩地問道:“你不是有話對我說嗎?”布政使此時顯得有點得意地說:“其實我只想告訴大人,按照禮儀制度,總督應該將布政使送到儀門,現在大人既以按規定把我送到儀門,就請你留步吧?!闭f完長揖施禮而去。張之洞聽罷,氣得說不出話來,但又不好發作,因為這位布政史所為符合清代官場禮儀的。

    顯見,張之洞終究還是講道理的。

    好了,言歸正傳。且說孫中山求見張之洞。氣歸氣,不過轉念一想,張之洞又暗自一笑:既然你自稱學者,那就給你次機會,考考你,讓你知難而退。從內心來講,張之洞還是十分喜歡結交有才有學之人。

    張之洞隨即在名片上用草書寫了一副上聯:“持三字帖,見一品官,儒生妄敢稱兄弟?”“去,把這個交給他!”

    侍衛奉命轉交。

    孫中山看后,冷冷一笑,明白了這位張大人的用意,還想來個下馬威。凝神片刻,他提筆寫了下聯:“行千里路,讀萬卷書,布衣亦可傲王侯!”

    見侍衛手持名片又走進來,張之洞問道:“怎么,那個學者還不愿意走嗎?”

    侍衛戰戰兢兢答道:“是的,大人,他讓我把對出下聯轉呈!”

    “這么快?”張之洞頗為吃驚,“快呈上來?!?/u>

    好一個“糞土當年萬戶侯”!這一看,張之洞不禁拍案叫絕:“此人不僅能寫一手好字,而且對聯也恰到好處,真乃天下奇才也?!?/u>

    張之洞趕忙吩咐人將孫中山請進大堂,并親自為他敬茶。盡管張之洞比孫中山年長將近三十歲,絲毫沒有交流障礙。二人相談甚歡,從讀書談到人生,又談到“西學為用”、洋務運動,富國強民。通過談話,張之洞發現孫中山有膽有識,決非等閑之輩,感嘆:此君今后必然會有一番大作為。

    其實,張之洞一直是十分重才的,尤其是對于留學生優禮有加。張之洞熱心向日本學習,經他派往日本留學的學生達數百人。當時風氣雖開,而出洋仍遭到很大阻力。張之洞竭力倡導,將自己的數位子孫都送往日本留學。當時,學生出洋,張之洞必送行,回國必設宴接風。

    孫中山先生長期在日本、美國等國游歷講學,自然能夠受到張之洞的百般青睞。臨別,張之洞還以重金相贈。

    后來的孫中山所為,果然被張之洞所言中,這是后話。

    1911年12月25日,孫中山由美國回國,就任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。而此時,張之洞已經作古兩年多了。

    2011年,時值辛亥革命一百周年。辛亥革命后裔,武漢市政協委員、著名書法家高洪斌歷時兩年,精心挑選了一百副對聯,創作出《辛亥百聯》書法巨制。這些對聯的作者,都是與辛亥革命相關的歷史人物。當然,也收入了張之洞與孫中山珠連璧合的這一副佳對:持三字帖,見一品官,儒生妄敢稱兄弟?行千里路,讀萬卷書,布衣亦可傲王侯!

    行文于此,再來談談張之洞。

    據史學家研究,張之洞一生主要做了四件事:一辦新式教育,二辦實業,三練新軍,四抵外辱。

  張之洞主政湖北18年。為了“圖自強,御外侮;挽利權,存中學”,他以蘆漢鐵路的修筑為契機,興實業、辦教育、練新軍、應商戰、勸農桑、新城市、大力推行“湖北新政”。

  以武漢為中心,張之洞先后創辦漢陽鐵廠、湖炮廠、大冶鐵礦、漢陽鐵廠機器廠、鋼軌廠、湖北織布局、繅絲局、紡紗局、制麻局、制革廠等一批近代工業化企業,資本總額約1130萬兩白銀。漢陽鋼鐵廠成為當時亞洲最大的鋼鐵聯合企業,并形成了以重工業尤其是軍事工業為龍頭的湖北工業內部結構,把內陸武漢打造為當時中國最大的重工業基地。初步奠定了湖北的近代工業體系,使湖北經濟亦由此跨入現代化發展的新階段。漢口由商業重鎮一躍而為國內屈指可數的國際貿易商埠。

    1889年,張之洞調任湖廣總督后,便開始主持興建湖北漢陽鐵廠和大冶鐵礦等重型企業。

    漢陽鐵廠于1894年建成投產,開爐煉鋼。煉鐵廠共有鑄鐵廠、打鐵廠、機器廠、造鋼軌廠和煉熟鐵廠等6個大廠,4個小廠,兩座鋼爐,工人3千人,外國技師40人,這是我國第一個近代大型鋼鐵工廠。


    煉鐵需要鐵砂和煤等原料和燃料,于是,張之洞又派德國技師在大冶附近勘察,發現此處鐵礦蘊藏豐富,從而又興建了中國第一個用近代技術開采露天鐵礦——大冶鐵礦。張之洞先后下令開發大冶三石煤礦、道士茯洑煤礦、江夏馬鞍山煤礦和江西萍鄉煤礦(即安源煤礦)。

    就這樣,以煉鐵廠為中心,兼采鐵、和采煤和煉鋼為一體,張之洞著手創建了我國近代第一個、也是遠東第一座的鋼鐵聯合企業。它的建成,標志著中國近代鋼鐵工業的興起,為我國重工業開了先河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張之洞還創建了我國首家系統完備的軍工廠——漢陽兵工廠。該兵工廠所生產制造的步槍“漢陽造”,從此聞名天下,在中國近代軍事建設以及國防中起到重要作用。

  蘆漢鐵路建成之日,也是張之洞督辦粵漢、川漢鐵路之始。

    在其督鄂期間,湖北武漢在商業、工業、教育、金融、交通等方面確實取得了長足發展,成為武漢城市早期現代化的一個重要界標。

    歷史學家研究認為,“湖北新政”之所以成功,制度創新是關鍵。
    據統計,張之洞督鄂期間,設置各類新機構36個,其中25%是按清廷的指示而設,75%是按張之洞設。新機構的設置,既是張之洞銳意創新的標志,也是張之洞推行“新政”的重要手段。

    張之洞大力操辦新軍?;厝魏V前夕,曾奏準將已經練成的江南自強軍護軍前營五百人調往湖北,“教習洋操,以開風氣”。

    張之洞積極辦新式學堂,大力引進人才,特別是留學生,更是優禮有加。

    1898年(光緒二十四年),張之洞在湖北省城東門外卓刀泉創建農務學堂。1900年正式開學,聘請美國農學教習2人指導研究農桑畜牧之學。1906年,農務學堂校址遷移到武勝門外多寶庵地方(今湖北大學校園),開設高等正科,改名為湖北高等農業學堂,并附設實驗場。這是湖北最早的近代農業學堂和現今華中農業大學的前身。

    張之洞還在湖北鐵政局內創建工藝學堂。課程有汽機、車床、繪圖、竹器、洋脂、玻璃各項制造工藝。

    張之洞改書院、興學堂、倡游學,使包括漢口在內的武漢三鎮形成了較為完備的近代教育體制。傳統的書院教學以研習儒家經籍為主,張之洞致力于書院改制,相繼對江漢書院、經心書院、兩湖書院的課程作出較大調整,各有側重,以“造真材,濟時用”為宗旨。

    在興辦新式學堂方面,張之洞創辦的算學學堂(1891)、礦務學堂(1892)、自強學堂(1893)、湖北武備學堂(1897)、湖北農務學堂(1898)、湖北工藝學堂(1898)、湖北師范學堂(1902)、兩湖總師范學堂(1904)、女子師范學堂(1906)等等,則涵蓋了普通教育、軍事教育、實業教育、師范教育等層面。

    客觀而論,張之洞所興辦的各種學校和新式軍隊培養了大量人才,并直接孕育了武昌起義的革命火種。

    有學者研究認為,因“湖北新政”所孵化的社會生產力、民族資產階級、新式知識分子、傾向革命的士兵,最終成了封建王朝的掘墓人。據說,被稱為“戊戍六君子”之一的楊銳,就是張之洞的學生。

 

    據國民黨元勛居正著文,辛亥元旦,蔣栩武、王憲章、王宗愚等,依在獄劉敬庵、胡瑛及《大江報》詹大悲之感召,約投軍同志,大會于黃鶴樓,創立文學社。酒酣耳熱時,指奧略樓楹聯云,“昔賢整頓乾坤,締造皆從江漢起”,曰:“此非張文襄暗示乎?我軍首義,非武昌不可?!保ㄒ姟缎梁ブ臼吭娫~選》第36頁)

    張文襄者,張之洞也。奧略樓呢,是1907年,張之洞的門生為追慕張之洞而建,初名風度樓,在黃鵠山(即現今蛇山)頂。樓成之后,張之洞據《晉書·劉弘傳》中“恢宏奧略,鎮綏南?!弊志?,改名奧略樓,三字亦為張之洞手書。1955年因修建武漢長江大橋而拆除。

    作為晚清的中興之臣,有一點是張之洞本人想也想不到的,他當年任職過的地方,廣州、武昌、南京,后來幾乎都成了革命的發源地,武昌更是打響了倒清的辛亥革命“第一槍”。

    甚至有觀點認為,沒有張之洞,就沒有現代革命的基礎,因此,孫中山曾經評價張之洞:“不言革命的大革命者”。

    孫先生此言,當然頗有見地。

分享到:
上一記錄: 毛澤東——不要忘了張之洞
下一記錄: 暫無記錄
鼎鼎彩票首页